• 首页 游记攻略浙江 宁波 舟山 庙子湖岛 东福山岛 胆小者出了海

    胆小者出了海

    作者£º末梢和神经     133056人关注 2019-1-13 10:10
    5月20日¡ª5月22日
    杭州¡ª宁波¡ª舟山¡ª庙子湖岛¡ª东福山岛¡ª舟山¡ª杭州 纯粹是因为它和她的名字£¬东极和May£¬使我在五月的尾巴踏上大陆东边的这座小?#28023;?#19968;路上我对May调侃£¬说我入过北极£¬到过东极£¬再攒攒钱去趟南极£¬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平静地归西了¡£
    五月末的江南已经开始出现潮湿的征兆£¬在进入梅雨季节之前我想尽快完成这次旅行¡£没见过几次海£¬没坐过船£¬不吃海鲜£¬怕鱼£¬这在大多数?#25628;?#20013;再平凡不过的一次旅行对我来说也是需要翻过重重的心理障碍£¬但是年轻£¬就应该多一些无所畏惧¡£
    不仅仅只有花儿和海洋£¬旅行就是一次次挑战?#32422;?#30340;不可能£¬也为以后跟儿孙炫耀往?#30053;?#36275;了资本£¬我甚至都能想象到儿孙满堂?#20445;?#20840;家围着烧鸡和二锅头听我讲从前的故事£¬或者和白了头的儿时伙伴再来一?#23614;?#37257;不归£¬对当年?#19981;?#30340;姑娘品头论足£¬对北极和东极说三道四£¬喝到后背发凉£¬扯到半夜鸡?#26657;?#20247;人重新拾起年轻时的激情£¬纷纷忆起从前£¬那故事应该是这么说的¡­¡­ May这个人
    May并没有让人过目不忘的外表£¬但我最?#19981;?#30475;她笑起来的样子£¬不论压力和苦闷多么地侵扰£¬只要看见她哪怕为一点小事露出笑容£¬那似乎就可以和一切困扰我的抑郁及烦恼冰释前嫌¡£
    我曾经这么形容过圣?#35828;?#22561;涅瓦大街上优雅的女人£¬¡°迎面而来的年轻姑娘在路灯的映?#21335;?#26174;得美丽极了£¬小巧玲珑的线帽?#26053;?#26837;黄色的细长头发在空中飞舞£¬质地?#24049;?#30340;羊毛大衣遮挡不住只比瓶颈粗一些的纤巧腰身£¬她的眼神?#25442;?#20572;留在我脸上一瞬间£¬而不会像利刃般刺过双眼£¬我则尽量和她相会?#21271;?#25345;距离£¬内心充满?#20248;?#21644;恐惧£¬担心粗鲁的胳?#19981;?#25226;她碰倒£¬担心一口气就会吹断了造物主的美妙作品¡£¡±
    世间如此可爱的女人也比不过May的笑容£¬我并不是不会用文字来形容美貌£¬但仅用两句话来形容她£¬已然已是恰到?#20040;¦¡?br /> 我带着May连夜赶到宁波£¬差一点点没赶上高铁£¬从小就缺乏时间观念£¬直到几近而立之年却依然没有丝毫改善¡£离汽?#30340;险?#21040;舟山沈家门的末班大巴发车还有一些时间£¬我让May在空?#21561;?#30340;候车室靠着我小憩一会儿£¬而我却把目光集中在一帮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身上£¬从这里乘车的大部分都是为了到东极£¬而仅仅是登个小?#28023;?#21364;发现有人竟然背了个罕见的大包£¬?#21069;?#30340;材质并不好£¬塞得满满£¬包外浮夸地?#26131;?a href="http://www.2743987.com/list/219" class="keyword" target="_blank">水壶登山杖等户外物品£¬肩带上还藏了?#24509;?#26032;的GPS£¬包的最上端高过他头顶£¬下端几乎要触及膝盖£¬而这人的目测身高要接近一米七五¡£¡£¡£¡£¡£¡£我默默低头去拎了拎我的小包£¬里面还装着单反和镜头£¬以及我俩全部行李£¬不禁连连感叹还真的是几近而立£¬气力将逝¡£
    末班车在夜晚十点准时出发了£¬这辆车在我眼中似乎与其他长途大巴不太一样£¬一路上要走过几段跨海大桥£¬对它来讲£¬还真的是日日夜夜跨过山和大海£¬朝朝暮?#22909;?#22833;过城市车海£¬与终日往返枯燥城市连接线的大巴相比£¬它多多少少也算是富有冒险精神的¡£
    抵达终点时突降大雨£¬海边的狂风暴雨确?#24403;?#20869;陆来的更猛烈一些£¬跳下车不由分说拉着May就钻进最近的一辆出租车£¬十几秒暴露在雨中已经足够将?#36335;?#25171;个半湿£¬饥肠辘辘的我们要求司机拉到深夜还在营业的饭店£¬并着重说了下不要吃海鲜的地方¡£
    在店门口甩干雨伞上残留的雨水£¬空?#21561;?#30340;小面馆还算通明£¬能清晰听见挡板后面泚泚的烧饭声£¬却不见人影£¬一眼就看中招牌上的牛肉面三个字£¬因为其他都是海鲜£¬我别无选择¡£¡°有人吗£¿¡±我扯了扯嗓子£¬接着从后面传来一声粗犷的迎合声£¬大概因为方言的障碍我并不能听懂£¬一向谨慎的May拉了下我的胳膊示意换家饭店£¬?#29677;Ø¡?#30340;一声撑开伞£¬跟这声音同时发出的还有后面那个依然听不懂的方言£¬我扭头发现老板在挡板后面伸出半个脑袋和一双惺忪睡眼£¬赶忙问到¡°老板£¬还有牛肉面吗£¿¡±¡°没有牛肉了¡±?#21834;­¡­¡±¡?#37027;有什么不是海鲜的£¿¡±¡°有鸡蛋¡±¡°好?#20445;¬May点了鱼丸面还是什么的£¬我已经忘了£¬只记得她对我说大半夜只要吃半碗£¬剩下半碗给我£¬所以点了个并不是活生生的东西¡£
    当热腾腾的两碗面上桌后我已经饿死鬼附身£¬几乎拿出拼命的力气去对付面前的?#35753;üµ静Ë|¬May则不说话地边看边笑£¬她不开口我也知道£¬May就?#19981;?#30475;我狼吞虎咽的样子¡£
    结账的同时店里进来另一位客人£¬跟老板讨论着明日的食?#27169;?#25105;猜应该是还没结束工作的食品供应商£¬但我很确定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£¬河南话£¬May?#20013;?#20102;¡£
    恢复了点精气神儿后已是半夜£¬就近找了个宾馆过夜£¬模仿榻榻米的房间学了个四不像£¬摸了一下湿嗒嗒潮乎乎的被褥£¬心都凉了大半£¬May忘了带毛巾£¬我下楼去找商店£¬路过前台碰到一对情?#38706;?#20102;一间水床£¬女人手捧鲜花?#20301;?#24736;悠上了楼£¬才想起来今天是有关情人的什么节£¬可悲的是我却正巧送了May一条?#26053;?#24062;¡­¡­
    一只苍蝇嗡嗡?#35828;?#21457;出平稳又?#20013;?#30340;声音£¬像是身体被装了马达£¬不停歇¡£ 起个大早£¬赶个晚集
    与其在这个几乎能拧出水的床上睡个?#36742;õ£?#36824;不如去桑?#26757;?#37324;蒸出个大汗淋漓¡£这个清早我惊醒在一阵铃声?#26657;?#30005;话那头的旅行社订票处传来噩?#27169;?#35828;因为天气原因开往东极的轮船全天停航£¬订票费用全额退还£¬挂了电话我几乎整个人都还是懵的£¬?#21335;?#36825;也就意味着折腾到这鬼地方算是白?#21387;?#22827;£¬还要原路返回£¬May迷迷糊糊地看着我£¬像是在寻求答?#31119;?#25105;琢磨了一下对她说还是想要去码头?#32431;?#31350;竟£¬既然来了¡£她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£¬我就知道£¬这事成了¡£
    七点钟的沈家门已经活跃了起来£¬我们在面包房简单解决了早?#20572;?#25105;多吃了些£¬吃到确保中午不吃饭也不会饿到£¬我问May?#32422;合?#19981;像哪种动物£¬她却毫不客气地脱口即来£º¡°骆驼¡±! 是啊£¬而?#34915;‹Ô栈?#19968;辈子估计也没见过什么是海鲜¡£
    我们顺着海岸线一路朝东走着£¬熙熙攘攘的晨练人群已经出动£¬只有各种颜色的渔船还在大大小小的码头打着瞌睡£¬渔民们三三两两在码头聊天£¬街边的渔具商店已经开门迎客£¬今日起大雾£¬能见度极?#20572;?#25105;对May说千万不要走丢了£¬要不然可很难看到你£¬她明知是个玩笑却配合似地突然拉紧我一下¡£
    May是个极其优秀的姑娘£¬爱世间万物一切有生命的东西£¬天真又乐观£¬对是是非非总是爱多过恨£¬平静如水£¬温和到无以复加£¬有时我会想到老天爷为什么会把这?#20174;?#31168;的姑娘给了我£¬到底这是馈赠还是?#22836;££?#25105;分不清¡£
    也许是吃得太多的缘故£¬两公里的步行显得格外漫长£¬路上遇到一排长长的海鲜大排?#25285;?#30001;于潮湿£¬前日冲刷地面污秽的痕迹还清晰可见£¬不禁感叹:¡°真是新鲜?#20445;?br /> 半升舱客运码头早已人满为?#36857;?#22823;多数都是去往普陀山?#38556;?#25308;佛£¬May这个南方姑娘随我回洛阳去过多次白马寺£¬所以对此并不感冒£¬谨慎的她一刻都不停留地?#21271;?#19996;极候船厅外的大?#32842;?#26049;£¬盯着停航的消息反复确认£¬又打电话给订票的客务?#34892;模?#33311;山去往东极的轮船周末只有三班£¬上午?#35828;?#21322;和九点半£¬以及下午两点¡£上午的两班轮船全部停航£¬下午的航线是否通行必须等上午十点后才能确认£¬得知这个消息后May跟电话那头直接确认?#21364;ý£?#19981;经我商量就?#32422;?#20570;了主£¬挂了电话就拉着我离开人?#28023;?#22240;为她也知道£¬商量的结果肯定也是?#21364;ý¡?br /> 于是乎£¬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不停地走£¬只为了打发时间£¬看岸边钓鱼£¬May神经似的盯着人家的鱼鳔看£¬甚至比垂钓者还要专注£¬待鱼上钩后?#21482;?#31361;然一声惊喜£¬吓得人家几乎一个趔趄连竿带人滚落水?#23567;?#25105;一边走着一边对May说着小时候跟爷爷钓鱼的经历£¬我也曾跟钓鱼颇有渊源£¬因为学什么都快£¬甚至比爷爷的钓鱼技术?#20960;”]?#20294;是每当有鱼上钩£¬我甚至连摸都不敢£¬直到现在依然如此£¬还曾经差点掉入鱼塘£¬在半空中被我妈一只手拉住的惊现时刻£¬她饶?#34892;?#36259;地听我讲着小时候£¬就这样£¬超?#23567;?#21830;店¡¢自行车行甚至渔具店都留下过我们的脚印£¬每次和May在一起的时间会觉得速度飞逝£¬但还是走过了很长一条海岸线¡£
    确认通航的电话打来的比想象中要早£¬我们就立刻往码头赶路£¬因为之前没坐过轮船£¬May提早给我准备了晕船药£¬提早半个小?#22791;?#25105;吃下£¬又给我灌了半瓶纯净水£¬可我还是?#26376;?#33337;充满恐惧£¬想到一个坐海盗船?#23478;?#21520;的稀里哗啦的人即将在海上颠簸£¬不寒而栗¡£
    在人满为患的候船厅里平静地?#21364;?#19996;极轮的到来£¬May问了我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£¬无关海无关船£¬她问£º¡°你坐旋转木马会不会晕£¿?#20445;?#23545;这个无聊的问题我还是思考了很久£¬半疑惑地回答¡°应该不会?#20445;¬May就是这样一个爱问我问题的姑娘£¬有时候是由于天真£¬有时候是为了逗我开心£¬有时候确实在有意为我减压£¬就比如这个旋转木马¡£
    站在我前面的哥们就是在宁波南站见到的那个大包?#26657;¬May看着这个庞然大物一直笑个不停¡£
    通行闸门打开的一瞬间£¬一艘不大的客船就出现在视线里¡£东极轮£¬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£¬我们的座位位于三层客舱的中舱£¬May的选择原因是怕我在上?#23853;?#35273;晃的厉害£¬又怕坐在下舱万一想吐却来不及爬楼梯到达中舱?#35013;å¡?br /> 船还未动我就已经感觉前后左右都在摇摆£¬我始终对海洋里的一切充满?#27425;罚?#26080;论是海洋生物还是航行船舶£¬这在我眼里他们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£¬深海的生物统治着整个海洋的食物链£¬不论处在最顶层的到底是谁¡£或许会有鱼王£¬或许?#19981;?#26377;领地纷争£¬或许还会有部落种族战争£¬黑暗无光的海洋£¬那真的是迷一样的世界¡£而对于航行在浩瀚海洋里的金属怪物们来说£¬每艘船生来都是?#38706;?#30340;£¬每日航行在无边无际的世界里£¬承载的责任太过重大£¬而那些永远埋葬在海底的船儿们£¬他们完成了使命£¬便永远地化身海洋的一部分£¬就像那些死难的登山者一样£¬身体也就变成了山的一部分¡£ 许许多多的游?#22836;×·子?#25380;在?#35013;?#19978;看海水£¬我却?#32420;说?#20054;乖坐在座位上看着早已过时的港台歌手早期MV£¬无?#31455;?#21450;到May£¬也许是晕船药的效果£¬两小时的航程我睡过去了大半£¬直到May把我摇醒拉我下船¡£
    船体和码头之间会有间隙£¬船?#22791;?#22840;地跨在两?#31471;统?#23458;?#21069;¶£?#25105;?#24674;辽?#22235;双大手用力¡°捏¡±过了岸£¬上岸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快去揉揉May的纤细胳膊¡£
    在这个风雨交?#24433;?#38543;大雾的下午£¬我?#20405;?#20110;登上庙子湖?#28023;?#21382;尽?#37096;?#30340;这一路也终于暂时画上句?#29275;?#20294;随后需要面对的便是恶劣天气这一重大难题¡£ 这个下午只剩下大约两个小时的可利用时间£¬我们选择反向远离人?#28023;?#31616;单规划了一条七八公里的徒步线路便可以环绕大半个庙子湖岛¡£
    May总是对我的规划感到满意£¬尤其是走了几里山路之后却发现身边空无一人£¬这与之前了解到的人满为患简直是?#36710;?#32780;驰£¬由于大雾的影响£¬整个岛屿像是被人为加盖了一层幕?#36857;?#27987;浓的水汽甚至还增加了一些奇幻效果£¬迷离至极¡£ 由于某部电影的缘故£¬东极岛一夜之间变?#27809;?#29190;异常£¬在我们的徒步线路里£¬也确实随处可见电影中出现的场景和画面£¬水汽和雾气增加了?#26639;校?#23588;其是财伯公的雕像若隐若现£¬我已经在极力地避免重复地跟某部电影中画面会合£¬但怎奈这个岛屿实在太小£¬容纳不了太多避免£¬直到我们顺着一条小路爬到财伯公的脚下¡£
    我用有限的知识对May讲着陈财伯的故事£¬大概就是传说中陈财伯当时正在庙子湖岛附近的渔船上£¬由于遇见了大雾£¬船撞上?#29976;?#27785;没了¡£船上其他的渔民都已丧命£¬只有陈财伯凭借着出色的水性到达了海?#28023;?#24182;在这里建立了一个港口£¬作为给其他渔船遮风挡雨的地方£¬挽救了很多渔民的生命¡£每?#21271;?#39118;雨来临的时候£¬陈财伯就会举着火把站在山顶£¬?#25954;?#20854;他渔船靠港£¬在渔民的心?#26657;?#20182;就像神仙一样保佑着大家¡£有一次£¬一场暴风雨来临£¬渔民们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陈财伯举着火把?#25954;?#20182;?#24688;?#24403;渔民们成功登岛后£¬却在山顶发现了积劳成疾的陈财伯已变为尸?#24688;?#22312;此之后£¬每逢节日£¬渔民们都会去祭奠陈财伯的大爱精神¡£
    May听完后若有其事地伸手摸了摸财伯公的雕像¡£
    谜一样的是£¬因为一面是悬崖和海岸£¬财伯公的正脸我始终都没有看到¡£

    网友评论

   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    发布新帖
    8264活动更多
    新的活动更多
    官方微信

    扫一扫

    8264

    微信?#29275;ºZaiwaiapp

    ´óÀÖ͸¿ª½±½á¹û²éѯ